欢迎光临深圳三祥劳保包装公司网站!
深圳三祥劳保包装公司

免费咨询电话:

您的位置:主页 > 行业资讯 >

斥资300亿美元 美国重返月球前途未卜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19-06-26 16:51

[摘要] 美国重返月球的计划离不开总统特朗普的鼎力支持。事实上,特朗普早在竞选时就承诺,要重启搁置已久的登月计划,“登月就是能让美国再次强大的一种方式”。

“这是我个人的一小步,但却是全人类的一大步。”1969年7月21日2时56分,美国人尼尔·阿姆斯特朗(Neil Armstrong)扶着阶梯踏上月球时慨叹道。阿姆斯特朗注定被载入史册。同样名留青史的,还有美国及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(NASA)组织实施的阿波罗计划(Apollo Program)。这项从1961―1972年期间的一系列载人登月飞行任务,实现了载人登月飞行和人对月球的实地考察,在世界航天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。

自人类首次登月已过去50年。而今,美国欲重启人类登月计划,计划于2024年重返月球,成为唯一一个两次登陆月球的国家。

今年5月,NASA正式对外公布“阿尔特弥斯计划”(Artemis),希望将一男一女两名宇航员送上月球。如若成功,这名女性宇航员也将成为第一位在月球漫步的女性。

那么,重返月球需要多少钱呢?据美国WTVR电视台报道,6月13日,NASA局长吉姆·布里登斯廷(Jim Bridenstine)首次公开披露了登月计划的总预算估值:“这将比NASA的正常预算高出200亿―300亿美元,当然,这笔钱将分摊为5年拨付。”

野心勃勃

美国重返月球的计划离不开总统特朗普的鼎力支持。事实上,特朗普早在竞选时就承诺,要重启搁置已久的登月计划,“登月就是能让美国再次强大的一种方式”。

2017年3月21日,特朗普签署了一项法案,批准美国航天局2017财年195亿美元的预算方案,并要求其研究2033年送人去火星的可行性。同年12月11日,特朗普在阿波罗11号飞船宇航员巴兹·奥尔德林 (Buzz Aldrin)和阿波罗17号宇航员杰克·施密特(Jack Schmitt)等人的见证下,签署了《太空政策1号指示》,宣布重新启动人类登月计划。“这次不会只留下美国国旗与脚印,还要为未来前往火星甚至更远的太空打下基础。”特朗普拿着宇航员模型玩具说道。

“如今我们正处在一场太空竞赛中,就像20世纪60年代那样,而且风险比那时更高。”“受命于美国总统,让美国宇航员在未来五年内重返月球是美国和美国政府的一项国策。”今年3月26日,美国副总统迈克·彭斯坦言,特朗普给NASA下达了2024年前“不惜任何代价”登月的“死线”。

“阿尔特弥斯计划”公布后,6月7日,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抱怨NASA重返月球计划不够激进:“我们投入了那么多资金,NASA不应该只讨论重返月球。我们50年前就做到了。我们应该把焦点放在更远大的事情上,包括火星(月球只是整个计划的一部分)、国防和科学。”

显然,美国并不满足于重返月球,他们的目标是登陆火星。

事实上,“阿尔特弥斯计划” 也是在为人类首次登陆火星的长期计划做准备:NASA准备在月球上建立一个可持续的基地,这个基地可以成为宇航员今后在太空的重要中转站。布里登斯廷也曾透露,未来要让人们学会在另一个世界—月球上生活和工作,“月球只是一个中转站,我们最终会把目光投向更遥远的火星”。

与美国重返月球计划一起被人们津津乐道的,还有特朗普的政治意图。《大西洋(行情600558,诊股)月刊》就曾指出,特朗普政府的迫切雄心也可以理解为,想让美国人再次主导月球。这一切很可能与科学探索无关,而是为总统自己的政治目的服务。

前途未卜

美国要想重新实现登月梦,除了必要的技术和人力,势必还需要真金白银铸就一条康庄大道。

登月需要的资金是天文数字,上一次登月分为三个阶段,分别花费了4亿美元、12.8亿美元、240亿元美元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这是20世纪60年代的美元,当时美国的GDP也不过8000多亿美元。而且当时NASA每年预算占联邦政府预算的4%还多,如今这一占比还不到0.5个百分点。

而前文布里登斯廷所透露的登月计划总预算估值,意味着除了每年必要的年度预算外,NASA还需要至多300亿美元资金。也就是说,NASA在未来五年内每年将需要额外拨付50亿―60亿美元预算,才能使这次登月任务成为可能。

为了启动“阿尔特弥斯计划”,白宫已经要求在2020财政年度再为NASA增加16亿美元预算,而总统要求明年NASA的其他部门再增加210亿美元预算。然而,布里登斯廷明确表示,最初的预算只是该计划的“首付款”。

包括布里登斯廷在内的NASA官员多次回避有关整个五年计划的总预算。“航天任务存在危险和不可预测性,所以也不可能确定一个准确的预算。”布里登斯廷解释,并声称不会“蚕食”NASA的其他计划来帮助美国登上月球。他还透露,NASA目前正在与行政管理和预算局(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)、国家航天委员会(National Space Council)进行协商和谈判,一旦达成一致,“我们就会把预算计划提交至国会,并确保议员们愿意支持它”。

美国议员们对没有预先估算全部费用表示失望。目前,情况尚不明朗。美国众议院拨款委员会提出的2020年最新预算中为NASA提供了资金支持,但没有为“阿尔特弥斯计划”提供任何额外资金。

“我认为我们不太可能会获得新的预算。”NASA负责载人太空探索和运营的副局长比尔·格斯特迈尔(Bill Gerstenmaier)在最近的美国宇航局咨询委员会会议上说。

如果预算没有增加,NASA就不得不采取其他计划筹集资金。就在前几天,NASA宣布最早明年向公众和私营企业开放国际空间站(ISS),表示每位旅客只需要支付3.5万美元的费用,就可以获得最长30天的太空旅程。

当选总统没多久,特朗普曾向NASA提出,是否有可能在未来几年内送人上火星,“有没有可能在我的第一任期内完成?”“如果我给你们所需要的所有钱?如果我们大幅提升NASA的预算,但只做这一件事。有可能实现吗?”

但事实是,特朗普也并不一定能够保证资金到位。更残酷的是,钱不是万能的,以亿美元为单位的太空探索,并不意味着一定会将梦想变成现实。NASA最后一次探月计划—“星座计划”(Constellation program)在2005年宣布时估计耗资1040亿美元,但该计划从未取得任何成果。

五年,不过倏忽而已,时间终将证明一切。



Copyright © 深圳三祥劳保包装公司 版权所有

http://www.yuwuyi.com
备案号: